华强北转型的另一面:部分商贩选择返乡转行

华强北转型的另一面:部分商贩选择返乡转行

时间:2020-02-12 18:08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style="width:884px;font-family: 微软雅黑;text-align: justify;"> 本报见习记者 林娉莹

2020年的春节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回到了老家——广东省汕尾市碣石镇。记者发现镇里出现了一些从事手机维修与经销的新店铺。在小镇居住多年的陈先生介绍道,这几年华强北开始转型后,一些经营压力过大的人开始返乡创业:“有重操旧业在老家开店的,也有开网店的,但大部分还是选择了转行。”

其中,已从事农业的李歌是少数转行成功的“华强北人”之一,在陈先生的引荐下,记者见到了这位曾在华强北市场中打拼多年的年轻人。李歌曾在2007年前后跟着老乡远赴深圳华强北做生意,在电子市场沉浮近十年后,他选择回到家乡发展。

李歌表示,近几年华强北转型、手机产业升级、经商成本的上升和知识产权的保护,是人们从华强北离开的主要原因。“但实际上,回到老家的人转行成功的很少,重操旧业能做得长久的也不多”。李歌对记者表示。

转行并不是易事

在全国防控疫情的紧张环境下,本应人声鼎沸的海滨小镇没有了往年春节的热闹,取而代之的是关门的商铺与稀稀落落的行人。在一位朋友已半关门的店面里,记者见到了正处于农闲时的李歌,得知记者来意后,他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。

“华强北的老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,现在都是新人在那里做生意”,李歌对记者说道,“以前华强北行内市场很透明、配件之类的成本大家都清楚,互相拿货都很方便,也经常有国外的客户来拿货。但现在生意不好做,留在华强北的人,大多是卖手机配件,利润薄,只能靠网店模式和大量销售来盈利。”

2007年前后,李歌和老乡一起在深圳华强北承包了个小柜台,做起了卖手机、修手机的生意。2017年,李歌成为离开华强北的其中一员。据深圳市福田区政府的公开数据显示,这一年,华强北27家电子市场的空铺面积高达13万平方米,空铺率近27%,个别市场的空铺率甚至高达80%。

“回来老家的人确实很多,操旧业的人也有”,李歌说道,“但在老家开店很困难,没有零配件链条、便利交通和市场空间,拿货难、卖货也难,多数人都只是作为过渡,几个月后便尝试转行。你看街上那些手机店装修都很新,没有开得久的。”

据李歌介绍,“华强北人”回到老家转行成功的也不多,一方面是因为短期内难以适应经营节奏的变化,另一方面是家乡产业单一、能发展的行业很少。“有些人实在受不了,就回去(华强北)了,但一阵子后又回到镇里,这有点像个死循环”,李歌表示。

在这些返乡的华强北商贩里,李歌是比较幸运的那个。几经波折后,如今的他已从事农业,在乡下拥有了自己的养殖小基地,其产品也在镇上卖得不错,甚至已经卖到了隔壁镇。

华强北的转型与商贩的离开

实际上,华强北商贩的大量回乡,只是近几年来华强北转型的其中一面。众所周知,早期的华强北依靠涌入深圳的大量廉价劳动力,形成了完整的从元器件采购到组装的制造产业链,并演变成一个电子元器件生产集散中心。后来,赛格集团开办了电子市场,华强集团将几栋厂房改建成了华强电子世界,远望、明通数码城等电子市场随即在华强北多点开花。

从电子元器件生产集散中心到电子市场,一条完整的生产链条催生了高效而粗暴的“华强北草创模式”:从五湖四海来到这里的许多草根创业商贩,热衷于行走在产业链上的灰色地带,利用信息不透明、模仿与追逐热点来赚取利益。仅以手机来说,商贩们不仅售卖改装机,也会冒险制作“山寨机”,得益于当地的产业链,这里“山寨机”的出厂速度之快、设计之奇葩也曾为华强北带来了“山寨之都”的称号。

曾在华强北经商多年的李歌对这一模式稍有了解,他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介绍道,这一模式的亮点在于效率,如果有商贩在维修电子产品时缺少了某一配件,而暂时没有原装货源时,商贩就可以在周围的同行那很快地找到相应配件,并迅速完成装配。但提到山寨机时,李歌稍迟疑了一下后说道:“这是不合法的,以前他们都做外国牌子,手机商管不到,所以能赚钱。但现在厂商们在国内也很注意保护品牌,这个已经不能做了。”

但近几年来,随着知识产权保护和华强北转型的推进,曾产生大量“造富神话”的华强北草创模式已逐渐失灵。

公开信息显示,2011年起,福田区便多次对华强北市场制售假劣伪冒商品的现象采取行动。2016年,深圳市场监管局福田分局联合公安等部门开展“双打”(打击侵犯知识产权、打击制售假冒伪劣商品)行动,对华强北市场的“山寨机产业链”造成致命打击,长达半年的行动也令大量商户选择了离开华强北。

2016年,福田区发展和改革局发布的十三五规划明确了华强北的转型计划。据内容显示,华强北将转型成为以电子行业为核心的综合商业区,重点引进高端电子消费品、信息通讯科技产品品牌,兼钟表、珠宝、服装等多种商业品牌共驻,并计划打造创客中心。至此,以二手和山寨产业链营生的中小商贩已难有立足之地。

此外,华强北的转型也可从电子市场的经营变化中窥得。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从深圳华强的过往年报里发现,自2015年公司布局电子元器件分销业务起,电子专业市场经营便不再是公司的营收主力;当年,深圳华强的电子元器件分销的占总营收比达到33.65%,而电子专业市场经营与服务、电子专业市场及配套开发的合计占总营收比则为31.05%,同比下降了47.96个百分点。

深赛格的2019年半年报数据显示,相比于毛利率双双实现20个百分点以上增长的房地产开发与酒店业务,公司的电子市场及物业租赁业务毛利率则同比下降了7.76个百分点。

记者还发现,在华强北开办电子市场逾10年的明通数码城,则早在官网上宣布其已从原来的电子数码业态,成功转型升级为华强北首家做化妆品的专业市场。明通数码城的转型,也曾在去年掀起一阵“华强北是否转型做美妆”的网络讨论风波。

但除了华强北的转型,李歌还认为,电商和海外的模仿也是促使商贩离开的原因:“电商兴起后,原先铺面的位置优势不再重要,客户也不再到当地交易,影响沟通效率。加上现在印度、越南等地也有了类似华强北的电子市场出现,一些海外客源也出现流失。”

如今,回到老家的李歌已在新事业里有所建树,他并不后悔离开华强北,也看好华强北的转型。“以前在华强北,我经常整天地焦虑,怕客户没了、怕踩到红线了,但现在我做的是实实在在的事业,我的家人也不用再承担我带来的压力。现在的华强北虽然人少了,但街道也宽敞明亮了很多。”李歌的目光落在室内一角,眼神仍是带有些许感慨之意。

(应采访者要求,文中“李歌”与“陈先生”皆为化名)

(编辑 上官梦露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