染发20年,何老师收获了什么

染发20年,何老师收获了什么

时间:2020-02-12 18:08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老何,其实是何老师,因为他在语文组里年龄最大,又任本组教研组长,语文老师和其他学科的老师们都叫他老何。

我和老何相识不算早,是我调入这个学校才认识的。老何174的个头,又是父母给的“双眼皮”,体质是强劲有力,倜傥潇洒。听他自己讲过,师范没有毕业时,沈阳话剧院前往各地招考演员,主考官听当地人“举报”后找来何老师父母,让他们把在城里读书的儿子找回来看一眼,看行不行。何老父亲坚决反对儿子离开身边,而何老母亲坚决同意,她就背着丈夫坐公交车去了城里找到儿子说,必须回去一次。回来后主考官一眼相中何老师的外表,说带走回沈阳培训一段。何老父亲还是执意不肯。大家拗不过,何老师“出人头地”的机遇就这样成了泡影。

何老师有过一次不幸的婚姻。前妻魏某扔下不满三岁的儿子回了娘家。何老师自己伺候儿子,一直到儿子上小学。镇上一些热心人反复撮合,把姓付人家的姑娘介绍给何老师成亲。次妻付某也“不外”,把前妻的儿子当成自己的亲儿子培养。次年何老师又有了女儿。小哥俩在父母精心教育下顺利成长。

命运的不公和工作的积极上进,何老师不到四十,头发已经有多半花白了。何老师没有在意这些,他觉得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。

一、走上三百人听课的讲台

何老师讲课非常受学生欢迎,有些学生只有上他的语文课时津津乐道不睡意。他讲课的确与众不同,突出做法是做到三个“参与”:

1、参与学生学习内容的拟定,

2、参与学生学习方法的讨论,

3、参与学生学习检测的选择。

我们都去听课模仿,可就是做不来,但他却做得风生水起,游刃有余。我们就问这是怎么回事,他让我们要和学生“打成一片”,要让学生有学习上的民主意识和民主学习权利,要尊重学生的选择。

何老师的话深深地启发着我们,我们也在他的帮助下脚踏实地地慢慢提高着自己的语文教学水平。大约中秋过后,校长突然把何老师叫到校长室说了好半天话。我们根本在意,因为校长经常找老师谈话。直到两个小时后何老师才回来。我们看到何老师的表情好像很复杂。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快嘴问道:“何老师,校长找你干啥?”何老师说:“校长先是传达了区教育局的通知决

定,让我代表我省农村组老师参加东北“三省四市”教改课汇报出课,然后和我反复研究了出课方案。” “呀,这是好事啊———也是我们语文组的好事!”何老师说:“有压力啊。说仅听课的专家和老师就有三百多人,学生一紧张,哪里还能学习。再说我自己头发白了许多,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,上公开课怎能拿得出手?”老师们兴奋地说:“学生好办,只要做到旁若无人就行;头发白了更好办,染一染就黑了。”这样一说,老何似乎自信了很多。

临近出教研汇报课的前三天,语文全组行动,有找来《语文教学通讯》做参考的,有买来染发剂,把何老师白头发染成黑发的。一阵忙乎,老何真的变成“小何”了,看上去年龄三十左右可能还不到。

那一次何老师的语文教研公开汇报课《是什么原因让闰土苦得像一个木偶人》获得“东北三省四市”教研课一等奖。课后何老师还领着他的学生去了大连市海边照了一幅海景全家福。看照片,学生高兴,何老师开心。

就是那一次教研课的汇报成功,何老师倍受鼓舞,他更爱上语文教研了。也正是何老师教研精神的拉动,全校掀起“培养学生自学能力”的高潮。那一年终结,我们学校被区教育局授

予“教科研先进学校”的美誉。再后来老何染上染发的习惯,每天我们都能看见“年轻”的何老师忘我工作的情形。

二、走上主婚人发言的讲台

随着何老师的教研向纵深发展,他的两个孩子也长大了。儿子考入省城一所著名医科大学,而且品学兼优、一表人才;女儿后来考入省师范学院学习中文。何老师真的年龄大了,但他每天都面带微笑。有时上班路上看见别人家的孩子都要抱起来亲热一番。

转眼间,儿子医科大学毕业后当了军医,不久就和医院里一名漂亮护士成了情侣。护士的父亲是武警医院的院长,看见未来女婿学业优秀而且一表人才,打心眼儿里同意这桩婚事。

春节,儿子把未婚护士领回来和家人认识。老何和妻子甭提多高兴。春节把结婚的日子也确定了。“亲家”方也表示赞同。

何老师儿子婚礼那天,学校全体老师倾巢出动参加婚礼。校长做证婚人,我给做的大屏幕背景宣传视频。当婚礼主持人宣布“有请新郎家长上台讲话”时,全场爆发热烈掌声。只见何老师神采奕奕走上讲话台,手持话筒开始了热情洋溢的讲话。这时人们发现,何老师的头发是黑黑

的。对了,他是把头发重新染了一遍。只听见何老师用着缓慢而又风趣的语调说:“先告诉大家,我今天的头发是染黑的。其实不然也可以,高兴吗!一年以后抱孙子,我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爷爷了。再说,亲家是武警军官,咱也不能示弱啊!”听到这里,大家又一次热烈鼓掌。

那一次以后,我们发现何老师真的不再染发了。而且总能听见他叨咕要抱孙子。

三、走上开学季典礼的讲台

由于贡献卓著,何老师这学期开学被校长提拔到副校长的位子上。对比,何老师不是太在意,因此没有欣喜若狂那样高兴,因为他觉得自己不是当领导的材料:不会见风使舵,不会欺上媚下,更不会嫉贤妒能。校长大会上说:“正因为何老师不会这三样,我们才提拔他当副校长,帮我管理教学常务。”大家听了校长的话,很佩服校长的正义感,同时也佩服何老师的直谅多闻。尽管当了副校长,老何还是坚持当班主任、教两个毕业班的语文课。他说,没了学生,也就等于没了教师的精神支柱了。

开学第一周周末下午,学校决定召开本学期开学典礼。我们全组老师都建议何老师再次染发,说这是第一次以领导身份出现在校园,要有仪式感,何况现在都提倡“包装”。这一次何老师真的反对染发了,他说,我现在是名副其实的爷爷了,也是学校的老教师了,不染发也是正常

的。耐不住年轻教师的“纠缠”,何老师还是去理发店染了头发。

开学典礼那天,大礼堂座无虚席。主席台上比以往多了何老师的就座“排位”。师生们都到齐了,就等主席台校长发话了。随着音乐声响起,领导们按“位”就坐,何老师也在其中。只见他正襟危坐,目不斜视。校长“开场白”后就说:“先宣布一件事。何老师多年教学和班主任,不辞辛苦、任劳任怨、不计得失,为学校做了突出的贡献。学校研究决定,让何老师担任我校教

学副校长,大家鼓掌欢迎!” “耶!”何老师所带班的学生率先庆祝。接着就有学生大声嚷:“何老师你年轻了!”———何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从来就是这样铁。操场喧腾过后,何老师终于发话了。他说:“首先感谢学校的信任,也感谢老师和学生的支持。我也不是当领导的材料,希望大家谅解。无论当老师还是做学生,想要成就任何一个成功,就要付出真诚的付出来换取!”又是一阵热烈的故障。

现在,何老师仍然上着他的语文课,仍然关注着他的学生的一切,只是渐渐地,他不再过问他先前做领导该做事了。他说,我不是当领导的材料,就愿意当老师,就愿意和学生在一起。何老师还默默下定决心,退休后无论如何不染发了。